贵宾会 古典文学 田生拉着柳芳儿

田生拉着柳芳儿

田生拉着柳芳儿。田生拉着柳芳儿。田生拉着柳芳儿。田生拉着柳芳儿。1970年。田生和成分不好的同村女孩儿柳芳儿相爱了,却遭到了家人一致反对,尤其是父亲反对得更加厉害。因为新中国解放时,身为父亲的田为本当年非常积极,揪出了他们村的大地主——柳天雨。田柳天雨有三个老婆,三处小房子,占了村里大部分的土地,其中却只有一个老婆生了一个闺女。田为本带领村里的积极分子,夜夜批斗柳天雨,并强迫他把另外老婆送走,只留下生了闺女的那一个。柳天宇的三套房子,只留下其中三间破屋给他居住。田为本因为是贫农,并且没有自己的房子,根据投票表决,分了柳天雨那间地理位置最好的屋子。现在二儿子看上了冤家对头的闺女,成分还不好,为了自己的面子和儿子将来的前途,田为本说什么也不同意这门亲事。这时,柳天雨因为窝囊,早就死去多年了,只留下柳芳儿和她的寡娘相依为命。村里的人都非常鄙视她们娘俩个,柳芳儿和娘的日子过的像过街老鼠。不过,柳芳儿长得非常好看,性子又温柔,田生在和柳芳儿频繁的接触上,不由自主地爱上了她。怕人看见,田生总是偷偷地在晚上去给柳芳儿家的水缸挑满,在做农活儿的时候,也偷偷地过去帮她一把。柳芳儿本来是非常自卑的,可是,终于被田生的热情所打动,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。遭受反对的爱情,却越来越璀璨,田为本一看不好,就和家里人商量,要送二儿子去当兵。田为本家里的大儿子,因为早年当兵,已经在部队上入了党,现在复员在家务农,又因为年轻有为,再加上见过世面,此时已经是村里的大队书记。老爹一声令下,大儿子田河不敢不服,赶紧为弟弟弄了个当兵的名额。田生一眼识破老爹的阴谋,说什么也不肯去当兵,田为本就骗儿子:“你去当三年兵,如果复员回来,你还喜欢柳芳儿,她也在等你,我就同意这门亲事。”田生一看有了希望,就答应了下来。柳芳儿知道田生家里反对他们来往,又听说田生要去当兵,就想忘记田生。田生拉着柳芳儿,来到他们村前面的那座山上,对天发誓:如果有一天,他负了柳芳儿,就让他的心肺俱烂而死。并且当着柳芳儿的面,把自己的指头咬破,在手帕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爱字。柳芳儿终于感动,两人重归于好,爱得更加深切。有一天,柳芳儿的娘去走亲戚,家里只剩下秀华自己。邻居家的光棍田二狗,听说柳芳儿自己在家,半夜的时候,想撬开门,进去强奸她,却被正好赶来的田生打的半死不活。田生怕自己当兵走后,二狗再来骚扰柳芳儿,第二天就让哥哥带着村里的民兵把田二狗扭送到公社。田二狗因为强奸未遂,被派出所拘留审查。第二天晚上,田生怕柳芳儿再被别人骚扰,就自动蹲在柳芳儿的门口为她守夜。柳芳儿因为昨晚惊吓过度,总是睡不踏实,半夜又下起了大雨,她模糊中听到门外有人压抑不住地咳嗽。壮着胆子,她偷偷地从门缝儿往外一看,原来是田生抱着肩膀,正在她家门口冻的瑟瑟发抖。柳芳儿非常感动,就开门让田生进了屋子,田生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湿透,芳儿让田生脱下他的衣服,并洗了,在锅盖上烫干。擦着田生湿漉漉的胸膛,两人都羞红了脸,抱在一起亲吻,并且最终突破了防线。很快,秋天到了,田生就要离开小村去当兵了。两人依依不舍,又在一起度过了半夜,芳儿拿出自己为田生秀的鸳鸯戏水的鞋垫,田生看着芳儿的手被针扎了几个血洞,非常心疼,把她的手含在嘴里,两人又在一起恩爱一番后,才分别回家。秋生当兵之后,表现很好,他的连长非常喜欢他,新兵三个月之后,就把他调到身边做了警卫员,并且很快入党。田生走后,柳芳儿天天沉浸在思念当中,茶不思饭不想,还经常呕吐。后来,她偷偷地去邻村找了医生诊脉,才知道自己是怀孕了。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田生走后,就音信皆无,本来两人说好,到了部队上,田生就会给她来信,可现在快两个月了,她一封信都没收到。其实,田生是给她写过来信的,可是,都被他那个大队支书的哥哥偷偷把信拿回家给了自己的老爹。芳儿见不到田生的来信,非常伤心,以为田生去了大地方,把自己这个土丫头给忘了。她想去找田生告诉他自己怀孕的时候,可是苦于没有地址,只好默默地忍耐。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,芳儿娘终于知道自己的女儿怀孕了,打骂一顿之后,让女儿去医院堕胎,可是芳儿觉得这是两人爱情的结晶,说什么也不肯打胎。慢慢的,小村里出现了风言风语,都说柳芳儿招了野汉子。田二狗家的亲属,因为怀恨在心,就四处造谣,并带人批斗柳芳儿,说她是破鞋。可是,让她交代奸夫是谁,柳芳儿却咬着牙,什么都不肯说。田生的大嫂猜测着柳芳儿怀的孩子是田生的,看着她在街上被人批斗非常可怜,就偷偷地去安慰柳芳儿,并告诉她,其实田生一直都在给她写信。柳芳儿听说田生真的还想着自己,悲喜交加,狠狠地哭了一场。田生大嫂告诉柳芳儿,她一定写信给田生,让田生负责,跟柳芳儿结婚。知道田生还爱着自己,柳芳儿沉浸在幸福中,开始为自己绣结婚的枕头和大红的盖头。田生大嫂回家后,借口回娘家,偷着抄下田生的地址,在娘家给田生写了一封信,把柳芳儿怀孕的事情在信里做了说明。信寄出去后,大嫂和柳芳儿两人都在期待着田生回家。这时候,偶然一个机会,连长的妹妹随着母亲去部队探亲的时候,对田生一见钟情,让连长哥哥给自己做个大媒,连长乐呵呵地答应了。田生大嫂的信到了连部,正好被连长截住了,他偷着打开信一看,原来田生家里早有相好,气得把信撕了个粉碎。回去后,他告诉妹妹,别想田生了,可是妹妹根本不听,嚷着如果哥哥不成全她,她就自杀。连长没有办法,以调查田生政治背景为由,入住了田生的老家。柳芳儿盼来盼去,没盼来田生,却盼来了连长,连长让田生大嫂把芳儿喊到田生老家,劝她赶紧打掉孩子,田生是部队里的重点培养对象,将来要提干。而干部的婚姻是需要审核的,组织上决然不会批准田生和柳芳儿结婚。最后,连长还威胁柳芳儿,如果她一口咬定孩子是田生的,田生就会犯错误,不但入党提干什么都别想了,还会被关入大牢。柳芳儿哭着回家,默默地把自己修好的盖头盖在自己的头上,哭着睡着了。连长走了,柳芳儿从此沉默寡言,连田生的大嫂都不理了。柳芳儿的娘再次拉着秀华去打胎,可是她依然不肯,老娘气得心脏病复发死了。终于,十月怀胎满了,柳芳儿在一天晚上肚子疼,她知道孩子要生了,可是已经疼的无法出门喊人了。整整一夜,柳芳儿在生死之间徘徊,直到天亮她晕过去,才被一直担心着她的田生大嫂砸破门发现。孩子是生下来了,是个非常可爱的俊闺女,可惜因为产程太长,出来后已经没有了任何呼吸。醒过来后柳芳儿抱着孩子的尸体痛苦欲绝,不吃不喝,整个人已经呆掉了。从此以后,村里的人们经常看着柳芳儿头上包着那块大红的盖头,在街上追着小孩儿乱跑。田生的大哥见柳芳儿疯了,就给她入了五保,大队上多少接济她点粮食,安排人给她挑水送饭。后来,田生大哥隐瞒了芳儿怀孕生孩子的事情,就说她莫名其妙地疯了,写了一封信给田生。这时,连长妹妹又故意陷害田生,让田生以为他们之间发生了那种事情,逼着他负责,田生终于抵抗不住压力,和连长妹妹结婚了。结婚后的田生,一年后,妻子为他生了一个白胖的儿子,混得风生水起,甚得老丈人家的欢心,仕途也一直非常顺利。芳儿疯了几年之后,终于在一个柳絮漫天的日子里,盖着她那个大红的盖头,莫名地在一棵高大的柳树上上吊自杀了。四十年之后,田生以正处级干部退休,此时已是妻贤子孝,含饴弄孙。可是,这么多年,每当柳絮飘起,他的心就莫名地疼痛。他现在已经完全了解了当年芳儿的遭遇,特别偷着嘱咐哥哥,让哥哥把芳儿的骨灰,以他结发妻子的名义葬入他家的祖坟。又一年的柳絮飘起,田生经检查,得了肺癌晚期,正如他当年许下的诺言,肺正在一点一点地烂去。知道大限将到,田生放弃了一切的治疗,回到了那个生他养他的小村。每当夕阳西下,炊烟在傍晚的小村落里升起,人们就会看到田生从柳芳儿的坟地回家,天天如此。最后,田生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,他在柳芳儿的坟边,为自己修了一座坟墓,并留下遗嘱:生前我不能陪柳芳儿,就让我死后永远在黄泉下陪伴她吧。可惜,田生死后,他的儿子和妻子并没有遵从田生的遗嘱,在繁华的大城市,为他买了一个墓地,将来依然会跟妻子合葬。田生大哥拿着田生生前留下的一套西装,叹着气放进了田生生前自己修好的墓地……

标签:, , , ,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